專案計畫

清法戰爭滬尾之役歷史場域重現計畫

計畫名稱
清法戰爭滬尾之役歷史場域重現計畫
縣市
新北市
執行機關
新北市立淡水古蹟博物館
分類
考古遺址
執行地點
新北市
區域
北部
期程
2018-01-01 ~ 2019-12-31

計畫摘要 Abstract

       淡水又名「滬尾」,為凱達格蘭族語轉譯而來,淡水最早於17世紀開始,以東西航運中繼站的地位,躍上國際舞臺,19世紀因開港通商交易頻繁,成為全臺最大的國際貿易港。西元1884年,清法雙方因為蕃屬國安南(越南)問題,法軍以佔領臺灣為手段,脅迫清廷屈服,爆發了清法戰爭滬尾戰役,此戰役為清末清廷面對列強侵略戰爭中,唯一勝利的戰役。本計畫將以清法戰爭滬尾戰役為主軸,連結與再現淡水特殊地理位置及多元歷史文化價值,重現清法戰爭滬尾之役歷史場域,串聯33個「點」的文化資產,以傳承發揚淡水的場所精神(Spirit of Place)。

       本計畫範圍區域位於淡水區淡水河口北岸的五虎崗,以第一崗昔稱烏揪埔為中心,此崗山下海陸交接之地,在清法戰爭淡水戰役時,為清法兩軍短兵交接之處,戰爭結束之後,劉銘傳在此建置滬尾礮臺,以今日少數現存之清法戰爭古戰場串連淡水區其它多元文化資產,作為歷史再現之特色區。中心區包含今沙崙海水浴場周邊(外城岸及法軍登陸撤退地、黃槿樹叢)、油車2號公園(瓦店埤舊址)、天生國小周邊(金目港仔)、海洋巡防總局(白砲臺舊址淡水燈塔)等,運用各種可能方式(包括科技)重現當時戰爭場域。

       以當時背景觀之,在雞籠被攻陷之後,淡水離臺北府城僅三十里,敵軍只要順著淡水河可直攻臺北,淡水成為列強首要攻擊目標,張建隆老師指出「臺灣各口,惟大雞籠及滬尾與樹岑湖最為寬深」,而「滬尾、雞籠均屬要口,兵力單薄」。滬尾戰役中,法軍統將孤拔(A.A. Courbet)挾著收服越南及雞籠的戰績,倘若以佔領水雷點火哨,法軍將在數小時內即可迅速攻佔脆弱的淡水。1884年10月8日法軍登陸,各船艦開始發炮,密集的火炮覆蓋住清軍陣地,也造成清軍的傷亡人數為法軍的三倍之多。但未受法軍預期的,是淡水沙灘沿岸林投的荊棘及黃槿的茂密,視線遭到遮蔽,清軍利用此地形優勢,分途截擊,最後法軍信號兵用手臂發出撤退信號;距今132年前的戰役,由准軍、湘軍及地方土勇,甚至歌仔戲的武旦所組成的軍隊,卻打出滿清統治台灣212年來最漂亮的一場勝仗。

       延續至今日淡水沙崙和港子平一帶居民,仍在每年農曆八月二十日(法軍登陸淡水作戰日),準備飯菜拜門口,祭拜犧牲戰場勇者們,因此,清法戰爭滬尾之役至今已成為淡水居民心中的光榮歷史記憶。戴寶村教授指出,綜觀大淡水地區,清法戰爭滬尾戰役在淡水的歷史地位,位於山、河、海之交匯,作為扼守北臺灣的門戶,西班牙人與荷蘭人,建立聖多明哥城及安東尼堡,藉以控制淡水河口的軍事要塞;19世紀簽訂的天津條約,使得淡水成為臺灣第一大貿易港;日治時期,日本政府帶來的現代化建設;淡水文化歷史的流轉,有如臺灣歷史縮影,保存多處珍貴的文化資產,塑造具整體與交錯感的古戰場歷史場域,呈現淡水歷史意涵的豐富面貌。

       本計畫將秉持清法戰爭滬尾之役的場所精神(Spirit of Place)及在地認同為理念,將規劃古戰場紀念碑、礮臺復砲,及重要清法戰爭遺址重現,並串連前後歷史脈絡,整修淡水具歷史代表性之洋式及日式建築,復舊淡水歷史多元文化交匯的場域,最後,以科技手法展現淡水各歷史時期的風貌,將世界遺產保存概念復舊淡水歷史場域。新北市政府深耕淡水文化資產多年,未來期望以現有成果為基礎逐年分階段進行,並以軟性的方式加強與居民溝通,召喚淡水居民的淡水記憶,在淡水區整體發展架構下,新北市政府將與學界及居民一同重現清法戰爭滬尾戰役的歷史場域。


計畫緣起 Origin

       本計畫著重於清法戰爭滬尾戰役的場所精神,除了規劃古戰場紀念碑及重要清法戰爭遺址重現外,並用科技手法串連其歷史脈絡,整修淡水具歷史代表性之洋式及日式建築,復舊淡水歷史多元文化的場域。此計畫實施範圍(下圖)為依據,展開清法戰爭滬尾之役歷史脈絡之整體規劃。


基地範圍 Working areas

       淡水位於淡水河出海口的北岸,東邊以關渡、坪頂與臺北市北投區相連;北面以大屯山跟三芝區比鄰而居,蜿蜒而下的大屯山系,守衛著東面山腳下的住民;西側連接著臺灣海峽,南側則隔著淡水河遙遙相望位於八里區的觀音山。整體而言,淡水略呈菱形,東西之間最寬的距離是12.5公里,南北最長是13.5公里。淡水河是臺灣第三長的河流,從新竹臺中交界的品田山發源,蜿蜒於大臺北地區,由於水量穩定,一年四季都可以行船,成為北臺灣最重要交通要道,孕育臺灣第一大城──臺北。淡水位於淡水河口要衝位置,加上凹岸港灣地形,過去是臺北優良外港;又大屯山熔岩所形成的五虎崗,形成居高臨下的優良戰略位置。這些重要的地理條件,都使得淡水成為北臺灣重要門戶。

       淡水位處於淡水河的出海口,是臺灣北部的重要民生經濟動脈,帶來大量的人口移入及伴隨而來的經濟繁榮;另外,環俟而顧的各國列強不會輕易放過這樣的商機,與其後所代表的國家勢力宣示。除了外國勢力的相繼介入外,明、清兩代中國大陸沿海各區域的族群也經由此地入臺開墾、經營。淡水由於地形上的優勢,很快與國際接軌,進而影響整個臺灣島。自古淡水就是臺灣歷史舞臺上的要角。

       淡水區33處有形文化資產目前主要分布於五虎崗及淡水河沿岸(下圖),主因戰略位置及水陸交通之便,五虎崗是淡水的主要地形,面積約為70.65平方公里,為本計畫主要規劃範圍。


計畫目標 Objective

一、透過清法戰爭滬尾戰役考察發掘,印證淡水歷史發展。

二、紀念清法戰爭先民英勇抗戰,彰顯早期先民守護家園決心。

三、淡水重要古蹟歷史建築復舊,進行活化再利用之工作。

四、結合歷史史實與再現,發展淡水文化觀光。


預期效益 Expected

(一)強化公民參與、喚起地方記憶與認同

本計畫擬結合淡水區文史工作室、地方團體、優秀創作者、各級學校等,協力重現「再 造滬尾戰役」主題園區的相關項目。利用社區營造概念,以實習、主題園區規劃、田野調查、商品開發、主題導覽、影片拍攝、史料徵集等多元形式,鼓勵居民參與「滬尾戰役」再現的相關活動。以達到喚醒居民對地方的參與感與認同感,並試圖將社區發展與文化觀光產業相結合,促進地方產業經濟再生,是為建構淡水場所精神的歷史性計畫。

衡量指標:在地社群實際參與活動度與實際創作

(二)活化古蹟保存、建立地方資料庫

歷史場域再現與古蹟歷史地景之保存再利用息息相關,淡水具有豐富文化資產保存的優勢,可善加利用文化空間,如史料徵集數位化、水下考古探查、戰爭主題研究調查、景觀路徑、公民參與等,都會讓有形/無形文化資產得到進一步重視,甚至活化利用的可能。也讓大眾透過滬尾戰役主題園區的建構,自發詮釋過往在此發生的歷史意涵。除了文化資產修復、再利用外,民眾對文化資產的多元體驗無非是古蹟保存之重要手段之一。古蹟空間的高級化或縉紳化,反而使得古蹟脫離作為都市公共空間保存的意義。

本計畫編列數個調查研究與國外史料徵集/翻譯計畫;以及紀錄片拍攝、船隻建造與物 質文物收藏;影像化後將拍攝物件整合為「滬尾戰役物質文化館」等構想。透過這些項目執 行達到該事件等地方系統史料保存的功能。透過資料的整理和調查研究,做為影像化與科技 項目呈現的史實基礎。之後,再透過影像化和科技項目等各類推廣項目,透過這些大眾化項 目能進一步達到群眾基礎的擴大化,讓歷史事件和日常生活空間結合,產生共鳴,活化對文 化資產認識。

衡量指標:主題史料網站建立、物質文化收集計畫、調查研究項目。

(三)運用科技深化歷史場域體驗

「再造歷史現場」不僅是以現有歷史遺跡的利用,更可以歷史事件、人物、史料等多元 資料為基礎,加以再現歷史場景。特別是利用科技項目,增加民眾「觸感、視覺」等體驗形式,擺脫過去古蹟給人遙不可及、停滯不動的印象。因此,本計畫將大量應用科技項目,特別是在視覺、觸覺等動態感官效果,來對滬尾戰役有多元體驗與產生新的歷史詮釋,增進民眾對該歷史事件的瞭解之餘,亦能增添娛樂的效果。

衡量指標:科技體驗互動的普及率及使用率。

(四)增加歷史文化觀光的深度和經濟效益

本計畫的戰爭主題基地範圍甚廣,包含多項文化資產,除了淡水有名的觀光景點之外,如何有效利用現有資源,並將觀光客路線能更加擴大到既有觀光熱點之外,以主題概念來延伸出 新的觀光點和旅遊路徑,亦是本計畫之重要概念。因此,本計畫以「歷史主題基地」為範疇,除了第一階段的砲台區之外,第二階段更擴及到登陸區、老街區等史料上可查到戰爭範圍所 及之處。並進一步安排虛擬環境、景觀路徑、公共藝術、文化祭(觀光巴士)、實境遊戲等規劃,正是希望將遊客的觀光路徑從老街、少數熱門景點,擴大到滬尾戰役主題相關地點。換言之,透過計畫項目再造歷史場域,深化歷史文化主題並融入觀光,必能為地方觀光與城 市行銷帶來加值效益。

衡量指標:文化提升觀光內涵、擴大觀光基地,產生地方觀光加值效益。

(五)結合世界遺產潛力點基地、強化文資保存與推廣

本計畫以淡水發生的清法戰爭滬尾戰役的古戰場為實施範圍,主要在馬偕銅像,昔日三民街以西,是為所謂老街區,另外古戰場登陸戰之沙崙地區亦為本計畫範圍,加上以今日淡水高爾夫球場周邊的砲台防務區三個主要基地。整塊區域加上未來交通結點,作為本計畫主要範圍(圖 8、9)。 本市另以「紅毛城及其周遭歷史建築群」(請見圖25,紅線區)做為世界遺產潛力點保 存設置,而和本計畫基地的範圍(黃線區)高度重疊。因此在監督平台上統一以「世界遺產 推動委員會」做為本市跨局處合作協調機制,如此可統籌協調本市相關文化計劃的推進時程,也降低局處間協調的行政效能。此外,該區域也因主題計畫的推動,不僅可藉此挹注文資保存所需的行政資源,更因文化身分的提升而增加都市文化治理的能見度和可看性。